澳大利亚对中医 是管制不是认可

澳大利亚对中医 是管制不是认可


近日,澳大利亚卫生执业者管理局发布消息,表示7月1号开始,澳大利亚会对中医、中药师进行全国注册管理。这一消息传到国内,被很多媒体解读为“中医首次收获西方承认,迈出走向世界第一步”。可事实却与此大相径庭,澳大利亚政府的这一举措,将使得的近90%的中医难以在澳洲独立行医,而且所有注册中医师必须严格遵循职业规定。看似中医的利好政策,其实是给因华人移民而“大到难倒”的澳洲中医药行业套上了“紧箍咒”。

华人让中医药在澳大利亚“大而难倒”

中医进入澳大利亚监管部门的视野,华人移民功不可没。据澳洲统计局(ABS)公布的新数据,在过去十年中,亚洲出生的澳洲居民实际上已经翻了一倍,从2000年年中的103万人,增长至2010年年中的201万人,占总人口的9%,而这还不包括常驻澳大利亚的留学生和劳工。

中医药伴随着庞大的移民群体在澳洲生根发芽,形成了大而难倒的中医产业链。目前澳洲中医医生超过2500名,而其他健康行业使用中医药作为治疗手段的从业者也有3000名。全澳的中医诊所数量约在5000左右,其中1000家较为活跃。在澳洲有中医、针灸协会和团体超过23个。大的团体有成员600-700人,小的也有40多人。一些较大的团体,如澳洲中医药协会拥有380名会员,澳洲中医药针灸学会联合会也拥有700多名会员。在澳大利亚,补充医学(辅助医学)服务(包括中医药)年产值超过了20亿澳元,每年大约有1千多人次接受中医药正规或非正规训练。

但在澳大利亚,中医药的安全性一直受到现代医学的质疑

在澳大利亚,反对中医药的声音也一直存在。反对中医的力量也有不少,“医疗与科学之友”是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一支,“医疗与科学之友”由400名澳大利亚医生和科学家组成,其目标是要求澳大利亚大学关闭它们的“补充医学”相关院系、停止在大学教授“补充医学”课程。

而且这些反对不少都来自实实在在的科研成果。不久前,澳大利亚莫道克大学(Murdoch University)的遗传学家迈克尔·邦斯(Michael Bunce)带领着科学团队发明了新一代DNA测序技术,可以迅速破译数千份DNA链,从而将真实测序情况同基因数据库中的原始数据进行对比,能精确查出这些中药具体采用了哪些动植物作为药材来源。经过技术检验,迈克尔·邦斯就表示:“生产商在对药品的真实成分进行标注一事上,毫无诚实性可言,他们所宣称的药材成分往往同真实情况并不相符。”一些中药产品的药材成分取自于频危动物,甚至是已被禁止使用,可对人体造成巨大危害的有毒植物,如马兜铃。

统一管理是不得已为之,中医在澳大利亚仍属“补充医学”

在中医药已经在澳大利亚广泛存在的前提下,为了规范对中医药的管理,尽可能的降低用药风险,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才成立了国家中医局,也在之后成了第一个对中医实行注册管理的西方国家。

不过澳大利亚的卫生管理制度与中国不同。负责澳大利亚卫生事务由卫生执业者管理局管辖,这个部门下属有14个委员会,分别对应卫生领域的14个行业。每个行业的执业者都必须在相应的委员会里注册,才能在澳大利亚全国范围内开始执业。中医职业者委员会在2011年7月就已经成立,实际上,管理局只是把之前私自给人看病的中医,通过注册,规范起来统一管理。而且有十分严格的界限,中医师的行医行为不能超出中医领域,比如不能开西药处方。

在澳大利亚,还有一个很广泛的概念,即“补充医学”,其中包括了中医、印度传统医学、自然疗法、香薰疗法等多种除西医以外的医药和医疗手段。1989年,澳联邦政府通过了《药物管理法(1989)》,并于1991年2月15日开始实施。中草药被列入补充药类(COMPLEMENTARY  MEDICINES),与维生素、矿物元素、植物、荷尔蒙等同列。而即便最新的执业注册规定实施后,中医在澳大利亚仍然是“补充医学”,不属于主流医学学科。

同样,多数中药都属于对疗效审查不严格的补充药物。澳大利亚从药品成份和服用风险角度,将药品分为处方药(Prescription Medicines)、非处方药和补充(辅助)药物(Complementary medicine)三种。处方药属注册类高风险药物,非处方药属注册类低风险药物,辅助药物中的绝大部分属登记类药,只有少数风险较高的药物被要求列入注册类药(联决于药品的成份和所声称的疗效)。对处方药,澳政府主管部门要进行全面、严格的管理和审查,药品注册人必须提供详尽的安全、品质和疗效资料;对非处方药,虽然其服用风险没有处方药那样高,但政府管理部门仍要进行较严格的审查,诸如药品标签的正确使用等;对补充药物,因其风险较低,药品多由公认的药物成份组成,或药品的使用有着悠久的历史,澳政府部门只对其品质、安全性进行检查评估,对疗效的审查不严格。中医药(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,TCM)就被列为此类。澳大利亚共有6万种药品已申请注册,平均每年新增3000种。中医药只占其中很小的一部分,大约只有500多种。

澳大利亚的中医注册门槛很高,近9成中医将被限制行医

  • 澳门威利斯电子游戏 版权所有